广东一高中400余名新生“被退学” 称因政策收紧

广东一高中400余名新生“被退学” 称因政策收紧

广东一高中400余名新生“被退学” 称因政策收紧

在办理入学时,家长收到谅解备忘。家长供图
在办理入学时,家长收到谅解备忘。家长供图
莫明收到的录取通知书。家长供图
莫明收到的录取通知书。家长供图

  9月8日,星期四。一大早,莫先生接到了儿子莫明(化名)打来的电话。电话那头,莫明说,“爸,学校不给我读了。”

  开学第二周,广东廉江市第五中学高一新生莫明,突然收到来自校方的通知,由于其中考成绩未达普高收分线,因此无法办理高中学籍。也正在这一天,廉江五中全部800名新生中,有超过400人因为同样的理由,收到了同样的通知。

  家长据此质疑,既然无法办理高中学籍,为何学生仍能入学,并就读长达一周。廉江五中负责招生的老师对此否认学校存在违规招生,称因“政策变动”,且事先并未保证学生可顺利入籍。廉江市教育局则回应称,涉事新生可在当地中职学校中自由选择,但不能继续接受普通高中教育。

  未过线考生收到录取通知书

  听到分数的那一刻,莫明一度觉得,自己就此与“高中梦”绝缘。

 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湛江中考中,莫明总分300分出头。而这一年,廉江市普通高中录取分数线为350分,二者悬差将近50分。

  实际上,早在5月底,莫明就已经填报了自己的中考志愿。廉江二中、三中、五中三所普通高中,组成了他的三个志愿。不过,在这样的中考分数下,这三所高中,似乎都离他很远。

  事件很快出现“转机”。莫明的父亲介绍,7月中旬,他收到了廉江五中的录取通知书。明明没有过线,为什么会被录取?莫先生联系了廉江五中负责招生的老师。对方称,廉江五中给填报了志愿的,并且总分250分以上的考生都发了录取通知书。

  新京报记者看到,莫先生收到的录取通知书,除了录取信息外,还注明了新生缴费时间、报到时间以及学费标准。在这份录取通知书上,盖有廉江五中的红色公章。

  有机会入读普通高中,莫先生自然不愿放弃。7月22日,莫先生将学费、校服费共计约2000元,打到了廉江五中的账户内。

  报到前签“谅解备忘”

  8月31日,交完学费的莫先生,带着儿子来到廉江五中报到。然而报到当天发生的事情,让他觉得不对劲。

  莫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,当天,一名老师拿出一份名为《高一招生谅解备忘》的文件,要求家长在确认无误后,在文件上签字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这份文件没有落款,也没有标注具体日期,仅仅是承诺,对于中考成绩未达线的考生,学校将“尽力与上级部门沟通,协助办理学籍”,如果最终无法办成,校方也将退还学杂费用。

  尽管疑虑颇多,莫先生和莫明还是分别签了字。莫先生介绍,莫明所在的班级,由分数线上与线下的考生混编而成,平时一起上课,并无区别。

  仅仅一周之后,9月8日上午,正在上课的莫明收到了老师的通知,称由于校方无法为其办理学籍,因此,他和廉江五中超过400名线下考生一道,面临退学。

  一天后,莫先生收到了学校的退费,共计1800元,另有约200元书本费,校方未予退还。

 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廉江市第五中学高一年级新生共约800人,涉及退学学生人数超过一半。而在廉江市第三中学等其他学校,另有数百名新生也收到了校方通知。他们无一例外,中考分数均在普高统招线下,都在各自学校顺利完成了报到,并正常上课一周。

  焦点1

  为何入学后才通知退学?

  政策收紧致“老规矩”行不通

  在莫先生及不少涉事家长看来,按照中考成绩,自家孩子无法入读普通高中,本在意料之中。而在此情况下,廉江五中主动发放录取通知书,在顺利完成入学报到手续,正常就读后,又通知新生退学,这样的反复引人质疑。

 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廉江五中负责招生的一名郑姓教师坦言,由于五中在当地并非重点学校,因此几乎每年都面临“招不满”的情况。教育主管部门从优化资源的角度考虑,批准五中可以招收部分线下考生。“以前每年都是这样招的,也真的可以办下学籍。”

  这名教师称,由于今年湛江全市政策收紧,普通高中收分线“一刀切”,因此往年的“老规矩”行不通,只能要求这部分学生退学。

  焦点2

  涉事学生是否“无学可上”?

  教育局称可自由选择中职院校

  原本奔着普通高中而来,未报名注册其他类型学校。如今在入学一周后遭到退学处理。部分涉事学生家长担心,自家孩子自此陷入“无学可上”的境地。

  莫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,自己并未理会校方“退学”的决定,依然抱有一丝希望,因此到目前为止,莫明仍然在廉江五中上课,校方也未“赶人”。

  对此,上述廉江五中招生教师称,即便莫明继续在校内就读,在未有新政策的情况下,其必定无法取得高中学籍,将来也无法正常参加高考。

  这部分数量庞大的新生,又何去何从?廉江市教育局教育股一名周姓工作人员表示,教育主管部门已经与湛江市中医药学校、廉江市锦江学校等中等职业学校对接。这部分学生,未来可以在职业学校中自由选择。

  焦点3

  学校是否涉嫌违规招生?

  律师称学校存在缔约过失责任

  350分的普通高中录取线,系广东省湛江市根据全市中考成绩划定的收分线,而具体到其下辖的廉江市,由于教育水平的差异,就会出现五中这样的非重点中学,在现有分数线下,无法招满学生的情况。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廉江市第五中学一名工作人员否认了学校“违规招生”的说法,他表示,往年,廉江市属普通高中招收应届线下考生较为普遍。“从前政策松,没达分数线也能办学籍。”

  在这名工作人员看来,校方事先已经告知学生家长,在报到后可能存在“无法办理学籍”的风险,并通过书面的形式,与家长签署了“谅解备忘”,故无需承担责任。

 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告诉新京报记者,签署谅解备忘时,学生已经报到,让家长误以为事情已经板上钉钉,存在缔约过失责任,剥夺了部分学生的选择权,这样的“谅解备忘”,法律上是不能生效的。

  盘点

 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,类似高中招生政策变动,导致在校学生成“黑户”案例,在全国多地屡有发生。

  ●湖南株洲

  今年2月,湖南株洲九方双语学校被曝违规招生,高一超过6成学生无学籍。根据当地教育部门的调查,九方双语学校去年秋季的招生指标为150人,但实际招收学生达459人,除38人注册了职高学籍,无学籍的学生达271人。

  根据株洲市教育局的处理意见,由于部分涉事学生并未达到普高学籍要求,只能注册职高学籍,以职高学生身份毕业。

  ●山东潍坊

  入学一个多月,山东潍坊百树学校的380多名“高一”新生才发现,自己一直是“黑户”。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,校方回应称,因为没有办学资质,学生不能在百树学校入学籍。

  百树学校一名负责人表示,为了实现学校当初让孩子三年后参加高考的承诺,他们将让学生的学籍挂靠在山东海事职业学院,未来可以职高生的身份参加高考。 (根据公开报道整理)